_DSF8226-裁.jpg  

主講人:王承洋/導演、許富翔/導演、聞天祥/知名影評 

時間:98919日(六)1830

地點:西門町絕色影城96

聞天祥:這場座談會很特別,聽眾應該分二種:一種是看過《Z046》與《光之夏》二片,對二位導演都非常感興趣的觀眾;另一種是想要從二位導演與我們身上挖掘到一些申請輔導金要領的,也算是線上的創作者們。多謝主辦單位的美意,讓準備申請輔導金的觀眾,有一個時間充分可以諮詢的機會。 

 

先簡單介紹一下許富翔導演,我總是在非台灣一般主流或傳統影展之外,像奇幻文化藝術獎或全國大專院校傳播獎,才看到他的得獎作品,但是今年最特別的是在東京短片影展得到亞洲最佳影片獎,讓我不經懷疑為什麼台灣的影展會沒早早發現許富翔導演的才華呢?如果要從台灣的短片導演中找一位未來在類型電影上大有潛力、直得投資的對象,我個人推薦就是許富翔導演。 

_DSF8151.JPG 

許富翔:先謝謝聞老師。老師剛真的說中我的心聲 我的作品大多在台灣非主流的影展中出現,所以我都自我安慰的自比是音樂圈的地下樂團一般,另一方面我也常想一直未能獲得台灣一些能見度比較高的影展肯定,自己還有哪些地方有問題,也還是會朝著這些方向去努力。當初主辦單位跟我接洽這場座談時,有遲疑一下,因為一般大家應該對長片輔導金比較有興趣,沒想到今天現場出席還滿多人的,讓我有點嚇到。 

我參加過三次短片輔導金的徵選,第一次初選通過後在第二階段被刷下來,第二次是隔一年我再次報名,有很慶幸的有得到補助金並拍完短片。接著我又寫了一次新劇本與企劃案,十分幸運的第二次得到補助,也計畫在服役完後完成拍片。 

 

聞天祥:許富翔太導演謙虛了 他剛才提到他分別是在9597年得到短片輔導金,而巧合的是王承洋導演得到輔導金的年份也是9597年。

_DSF8156.JPG 

王承洋:其實我也是報名三次,第一次是94年,報名的作品就是《光之夏》,當時我對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卻沒有入選,連初選都沒有過,後來經過修改我又在95年以《光之夏》報名,才入選得到輔導金,接著又隔一年到97年另一部作品也得到補助 最近剛拍攝完成。

 

聞天祥:聽到王承洋導演的介紹,發現等一下大家可以針對為何同一部作品可報名二次,而且最後還得到補助這部分發問。我在多年前第一次擔任學生電影評審時,就看過王承洋導演在朝陽科技大學的時的作品,當時對他的作品印象是比較唯美的;後來在2005年台北電影節看到他得到台北主題獎第三獎的作品《新年快樂》,發現他的進步非常快速,感性絕對已經跟上他之前作品中所執著的美感。而後看到的是2006年第四屆公共電視觀點短片比賽的《當我們同在一起》,及入圍第44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獎的《光之夏》, 相較之下王導演在台灣影展的比賽與選拔好像比較順遂。不過其實二位導演從個性到作品風格都非常的不同,主辦單位請二位來,其實是非常高明的舉動,因為他們二人的差異證明了短片輔導金的廣度,入選範圍其實不是一定僅限於某一種類型的片子。

接下來我想先由我對二位導演發問 再請現場觀眾提問。(以下簡稱聞、許、王) 

 

聞:首先我想請問二位導演,是先知道短片輔導金後,才針對它的可能需要的範圍去創作短片故事劇本?還是手邊已經有現有的或正在進行的創作,從中挑選適合的 等日期到了便投遞報名?請二位告訴大家第一次接觸短片輔導金這個機制的經過。 

 

許:其實第一次注意到短片輔導金,是因為當時我念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學校規定學生每人都要拍攝三部作品,他們會指教導寫故事與企劃案,其它包括資金就需要學生自己籌備。身為第二屆學生的我,因為前一屆學長游智煒、程孝澤在一年級時已拿到了片輔導金,我們在寫劇本的時候,便去請教他們,也自信滿滿的覺得自己一定會拿到補助,可席當時他們很忙,能給予的建議與時間並不多,大多問題還是我們自己摸索解決,當然第一次就沒有成功,但是一次經驗之後便可以慢慢的修正。

我自己覺得第一次在第二輪被刷下來的原因,應該是我忽略了這是「短片」而非「長片」輔導金。當時我的劇本因為沒想太多,竟妄想在30分鐘的長度裡擠下四十幾場戲,所以我認為要針對報名的類型投遞適合的作品,「短片」的精隨就是講簡單的東西。 

 

聞:許富翔導演第一次的報名劇本與第二次得到補助的是不同的嗎? 

 

許:不一樣的。當時的劇本現在還擱置在抽屜裡,因為我發現它既不是長片也不是短片劇本,很難修改與拍攝。

 

王:我的學習過程是先在南部,然後大學在中部,但我知道「短片輔導金」這五個字是在我大學畢業後,我有作品入圍某些影展,我去參加時發現其它入圍影片最後都會掛一個「本片榮獲某年度輔導金」,我才發現有「輔導金」這個機制。所以我建議新聞局可以多到中南部推廣、宣傳輔導金機制。後來我有機會到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與許富翔導演一樣,知道學長曾經獲得輔導金,覺得我也許可以有機會,才報名申請。另外,我從讀書時期一直都有寫劇本,學校老師都會要我們提出很多點子討論,因此我長期累積了一些劇本,投遞作品時能比較知道要用哪一個作品報名,比較符合輔導金範疇。所以我建議要先累積一些自己的劇本,將來報名比較容易從中找到合適的作品。  

 

聞:問一下王導演,剛才許富翔導演覺得自己第一次的報名的劇本太長是失敗原因。那你第一次也沒中選的原因呢? 

 

王:第一次沒中選的原因,其實檢討後覺得是因為劇本。即使一樣是《光之夏》 當時第一次的劇本我現在看起來很想燒掉。我想除了劇本的結構有問題外,評審可能會覺得我人物太多,故事連結不夠緊密,東一段、西一段的。所以第二次報名我把人物精簡,聚焦在阿嬤與小孩身上。再來是企劃書太長但沒有重點。我想當時如果我是評審,在一百多部報名案中拿到裝訂精美卻沒重點的企劃書,一定也不會讓它入選的。 

 

聞:綜合二位導演的重點,要報名短片輔導金有二個重點:劇本與企劃書。同一個故事可能因為劇本與解說的方式,大大影響評審對故事的可拍性、結構與影像想性力的決定。另一個重點就是企劃案的寫作。我舉一個我曾經評審過的一個案子,呼應王承洋的經驗中一個關鍵點,就是人的體力與經歷的弱點。當評審拿到一二百多部報名作品,從當中只能出約八到十二部案子,大多數都會先在企劃中提出台灣電影捨我其誰的豪氣觀點,其實這是我認為沒必要的部分。前一陣子大家都會提到:「近年來隨著電影『海角七號』的賣座以後,終於找到一個什麼什麼的方向,所以…..」。可是這樣評審會忍不住想問「海角七號」跟你的影片有什麼關係呢?讓人感到缺乏吸引力。亦或把台灣其他電影都批評的體無完膚,唯有你的作品才能逆轉頹勢,讓人感到太過自豪,反而弄巧成拙。我自己在看95年的案子,包括王許二位導演的作品《Z046》與《光之夏》,我為什麼對他們二位的作品印象深刻,除了故事到劇本都非常清楚以外 ,另一點一直是我的疑問,即使落選人問我,我也無法完整回答的,在不知道報名者背景之下,我在眾多報名案中,發現有一批人的企劃案寫的非常好,事後發現都是來自於台北藝術大學電影研究所;今天因為許富翔導演才知道原來他們學校有教寫企劃與劇本,難怪比其它人容易出線。所以我想請二位導演傳授一下寫企劃的撇步。

 

許:其實我也只上過一堂課,老師就是把寫企劃的幾個重點列舉在黑板上。其中最重要一點就是 怎樣在第一時間抓到評審的注意力。像我第二次報名時,就開始想評審可能會想看到什麼東西;像是「我是國片的救星」之類的話,最好不要寫,可能會害到自己。我自己是從企劃書第一頁的引言講我這部片的是什麼,就開始去試著抓評審的注意力。另一種比較創新跳脫的方法,是我這次97年拿到輔導金,就是用列選擇題的方式,我自己做了一個選擇題,因為這次我的主題是講生活中一點點的幸福就可以改變,所以我列了四個選項,都關於生活中一點點小幸福,看起來比較有趣。另一個重點是「故事大綱」,它不需要太長,把所有都講出來,要挑重點寫,大綱夠精采有趣,越容易得到評審注意,也給評審動力繼續看下去。還有就是預算,我很慶幸我有一個製片朋友幫我,他很清楚預算要怎麼估。像短片輔導金是一百萬,故事預算也得在這個範圍之內,劇本不可寫太大超出預算,要懂得取捨安排,總之要先了解遊戲規則再做安排。 

 

王:我記得我第一次寫企劃案是報名公視的「記錄觀點」,那時候聞老師也是評審之一,那時候也有中選,所以後來我寫《光之夏》時很有自信。第一個參考就是說,其實大家大部分都是學生,都有推甄的經驗,我看大家申請研究所交的申請都非常精采, 圖文並茂,所以我覺得就像你推甄一樣,你有那種很想上這所大學、很想中選的精神 就先加分很多。另外我還是要重提,就是你要真的愛你報名的創作,否則你在寫企劃案時就會變的很心虛,變的像在寫作文,一下就被評審看穿了。第二點就是我們大部分在寫企劃時都還是學生,所以建議大家勤勞一點,先做一些前置作業,去外面勘景。像我第一次到《光之夏》的漁村去勘景,就找到我的主要演員之一:飾演海伯的那個伯伯,他就住在拍攝地點,我第一次勘景收穫就很多,所以我回來就針對勘景結果修改我的劇本,以配合那個地點的實際狀況,這個我覺得對企劃案很有幫助。我自己看別人的企劃,會想繼續看下去的都是寫的很具體,不要太厚,而且因為前製已經做一些了,也比較省錢。第三點就是許富翔與聞老師講的「執行力」,執行起來的可能性要大。第四點就是我會反問我自己,如果我拍一個觀眾可能不是那麼喜歡的片,那我到底要挑戰什麼? 

 

_DSF8170.JPG _DSF8184.JPG

聞:我簡單的做個整理,第一個其實跟電影比較沒關係的,但是很要命的就是你的文筆要好。台上二位導演的文筆都不錯,另一位文筆好到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購物車男孩》的導演侯季然。他劇本企劃真的寫的很好,雖然可惜的是他後來電影拍出來跟評審原本預期的不太一樣,重點也不太相同,但是他的文筆真的寫的很精采動人。輔導金有點像是在賭撲克牌,評審通常要有看穿你們底牌的能力,怎麼看穿呢?就是我們剛才提到的引言與大綱。引言在一開始就有很清楚的特色,吸引評審的注意,這個片子跟其它片子有何不同 這部分許富翔寫的很吸引人;再來是故事大綱,大綱都講不清楚,我很難相信你電影可以拍的好看,真的不要長,以上是企劃前段部分。 

另一點是王承洋提到的前製作業,這很少人做得到的,他有點在幫助評審在想像這部作品出來會長成什麼樣子,他會先去勘景拍照附在劇本裡,成為我們一個想像影片成品的依據之外,我們也被這個人的認真給感動,這可能比精裝的外殼更重要。這會讓評審覺得這部片應該拍得出來,因為其實輔導金的作品最怕就是錢給了你,但是你卻拍不出來;你如果放棄,通常都已經超過半年之久,已經沒有人可以遞補,可能會白白浪費一個名額與一百萬,所以主辦單位都會希望評審能挑出確定能拍的片子。 

這次交替影展中的一個例子之一就是何蔚庭導演的《夏午》,非常厲害的片子,但是企劃案超級薄,薄到電風扇都一吹就飛走了,但是他的說明非常吸引人,它的劇本故事性不強,但是《夏午》的重點不在故事,而是他在描述他要怎麼拍出非常吸引人的畫面,比如說他要用一個鏡頭,手提從頭黑白一鏡到底,在二百多部作品中沒有一部是這樣的,所以即使他的劇本薄弱,也自然脫穎而出。雖然參賽者之中不乏一些已經參賽過的,或是在別的影展中得過獎入圍者,亦或學生時代作品已經被評審看過等等加分者,其它還是學生的參加者 還是可以回歸到剛說的劇本、大綱上,用心經營自己的創作,因為好的作品還是會獲得青睞的。

等劇本寫好後,另一個重點就是預算!我先提幾個慘痛的例子。並不是預算編愈少評審愈喜歡;像之前有一部只編20萬預算的《靜悄悄的幸福》,故事雖然好看,有王家衛的風格,但是拍攝過程非常非常的辛苦。另一個是王明霞導演的《憂鬱森林》也只編49萬預算,這是一部科幻片類型,美術視覺效果要很好很多,應該需要更多預算的才對,雖然評審後來編了50萬給他,但是過程還是非常困苦。  

 

聞:所以請二位導演跟大家說一下,預算要怎麼編才實際、正確。

 

許:關於預算這個部分,其實也一直是我最頭痛的部分,還好我一直有不同的製片幫我。第一次企劃是我學校的老師幫我估的,他是一個線上的廣告導演;第二、三次都是請一個大學學弟,也是畢業後在業界當製片,所以對這一方面清楚;我個人是在企劃案階段便落實這種分工偷懶的方式,所以我不能告訴大家什麼,只能強調如果補助只有一百萬,千萬不要寫一個五百萬的劇本預算! 

 

王:我預算雖然是自己編,但是我覺得許富翔這樣請一個志同道合且會編預算的人幫忙是很好的。其實包括劇本、企劃,大家都可以互換角色互相激勵、幫忙。我個人是比較屬於苦力型,什麼都自己來,包含《光之夏》的拍攝,雖然有一個製片幫我,但是包含結帳、前製及後製都是我自己做。可是缺點很多,可以稍後再告訴大家;預算部分我想要感謝我朝陽科技大學的一位老師,他的製片課有教過我們編預算;後來我上研究所,又發現業界有一個編預算的格式,跟在校所學有些不同,大家可以找來使用;至於單價方面,建議大家勇敢一點直接打電話到片場、器材公司、後製公司等問實際價錢,而且記得說要學生價,不要問東問西問一些同學、個人,繞來繞去的問不準,因為我們學生拍片,其實器材是最貴。所以回到剛許導演這樣,有專業或熟悉的人幫忙估比較好。 

人事費用的分配部分,像我自己拍片其實導演費是掛零,所以編人員費,自己的部分當然是調低一點。不然就是回歸到影片長度與劇本的修正。因為其實有在拍片的人都知道,過程中一定有浪費幾天在某一地點拍攝,有很多片段都被刪掉 所以如果在前製先刪掉那一定比較省錢。 你可以先擬一個「理想預算」呈出去,器材、人員、地點等等都十分良好順利;然後再編一個實際可能發生的「苦力預算」 ,所有一切都不按計畫走,一切都有瑕疵不順時都要自己完成那種,然後用能「得到全方位的經驗」來安慰自己的實際狀況。

 

_DSF8153.JPG  _DSF8167.JPG

聞:我提供各位另一個可行的方式。你先去各影展、比賽去找一個你希望拍的類型影片,然後買特刊查該片的製片,不是導演而是製片,然後想法找到該製片,雖然她/他不見得會跟你合作,但是盡量拜託他幫你看一下預算甚至企劃案,據我所知台灣業界的製片還滿願意這樣做的,而且建議大家最好找短片的製片機率更大。而剛提到的直接打電話問單價,也是一個比較實際的方法。人事費用上,容易造成評審反感的是過分膨脹導演自己費用,讓人感到沒誠意。另外一點是預算要編的符合影片類型。像一部後製很重的科幻類型片,後製預算卻比例偏低,會讓人感到不夠專業,懷疑你的執行能力。

另外一個問題出來了。各位要知道輔導金絕對不會給你滿額的,絕對不可以超過你預算的一半;所以其它資金要去哪裡找?要如何獲得其它片商或資金提供者的青睞與資助?還是應該需要更改我原本的計畫與長度,來合乎我現有的預算。

 

許:因為我們不是生意人,我們是熱血的影像創作人,所以拍片的錢永遠是不夠,這是大家普遍覺得的。所以我們會開始想要如何用有限資金 但是拍出超值的作品。你拿到短片輔導金便是你的籌碼之一,這可以拿出來跟別人談;像我是遇到一間廣告製片公司,剛好想轉型成電影製片公司,便願意從短片開始,我很幸運剛好跟他們搭上線合作;之後他們可以幫我以公司的名義跟別間公司談,許多費用可以打折壓低,因為早就長期合作過,比個人來的划算。不過可惜的是我自己的片子,有很多工作人員到最後是沒有拿錢的,因為很多工作人員都是大學的朋友同學友情熱血參與幫忙。雖然現實是不可能都跟我一樣幸運,而且負債是在所難免的,但是我建議大家有多少錢 做多少東西,是比較安全,千萬不勉強。

 

王:我最早拍《光之夏》時 是請一個很熱血的製片幫我估預算。跟他合作也是先把錢談好,這樣比較不會傷感情;這裡預算是指實際拍攝的預算,不是企劃案的;但是問題是他估要80 但是我只有50 那我得自己找另外30萬。可是當時我還是學生,手邊資源很有限,根本沒錢,他估的行程計畫執行起來也有困難,所以我們最後沒有合作。後來我就自己當製片,並且去找沒有拍片經驗但是有專才的人幫忙服裝、道具、美術設計等。這樣費用省很多,我也可以回饋他們,讓他們把《光之夏》當作自己的一個重要經歷。 

第二個就是盡量去找不用錢的場景,可以省更多錢下來。譬如說有二個場景要拍八天,我也是先從業界問起 有找到專業且適合的地點,但是價錢太貴,只好想法另尋免錢的地點。還有就是演員的編製縮小。最後也是最主要的,還是回到當初你寫劇本的長度要控制。我也曾經犯過一直一直寫的毛病,可能副導、朋友說太長了,也聽不進去 到最後債務也是自己來還;所以奉勸大家要考慮清楚。 

 

許:補充一下,執行方面導演千萬要知道「妥協」與「堅持」二字要怎麼寫;兩者要融會運用。製片的提醒一定要聽進去,否則債是你在還。我也還在學習,但至少上一部成功一部分。

 

聞: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舉例來說像這次的《闔家觀賞》卡司很大,光卡司就不可能一百萬之內拍成,所以在不違規的情況下,申請其它資金是一定要的。《闔家觀賞》有二個管道,我覺得不錯可以分享一下。一個是送到台灣各電影公司 他們也很感興趣,雖然短片一般電影公司是比較難推的,但是這個劇本有趣,他們還是願意參與、幫你集資,但是後來沒成功,因為電影公司需要先跟你收一筆工作費用,導演並沒有這筆錢,風險也太大;另一個成功之路,是因為本片中出現一位法國攝影師,所以跟對電影友善的法國申請資助得到回應,之後更以法國片名義參展。還有一個方法是這次交替還沒有出、應該會在今年金馬展出的《乘著光影的翅膀》,攝影師是香港的關德揚,所以也向香港方面申請資助成功。不過另外還有一個是經由音樂版權一途 跟唱片公司談,得到免費使用,但是後來得獎,卻被唱片公告侵權的教訓,因此以後在立合約上,導演與唱片公司雙方細節變得更要小心。所以請大家在這部分一定要仔細,保障彼此權利。

接下來開放給現場觀眾發問。 

_DSF8221.JPG P1170838.JPG

1剛剛都有聽到許、王二位導演都有提企劃案失敗的經驗,但是聽到的都是二位導演自己揣測想像的角度,我其實比較想知道聞天祥老師作為評審,有沒有評到二位 或聽到學界其它評審說二位從失敗到成功的關鍵,可否再說明詳細一點? 

 

聞:影展裡的分類有不同主題與類型,我們希望每一屆都會有一個在類型屬性上非常清楚的作品,是一個把我們院線片類型縮小簡易版的作品。《Z046》是那年我們看到最好的,那年還有企劃文筆很好、導演之前作品也頗佳的《購物車男孩》,《闔家觀賞》其實跟《Z046》其實有點像是一個比較標準的通俗劇電影;《光之夏》則是勝在它的抒情性,作者的味道明顯呈現,是吸引人的,還有它的前製用心與近乎田野的氛圍很感動人,跟前幾年一部紀錄片《山有多高》一樣感動我,所以有各式各樣的可能性;或是可以去探一下同類型影片的對手背景。回歸到對大家有力的點上,第一是先有一個足以說服評審,這是好作品的理由;這也要鼓勵大家競爭激烈外,還有種種因素可能導致落選,但是大家對自己作品要有信心,連著報名三年也是可以的。另外各位可以放心的是因為短片輔導金不同於長片輔導金要符合產業眾多要求,較由個人出發思考,是對有潛力的年輕創作者的一個義助,建議大家可以大膽一些。

 

2大家好 我也從曾經報名過短片輔導金,但是沒入選,當年我還是學生,後來我用同一劇本去申請了文建會第一年辦的學生敘事短片補助,有拿到補助,當時文建會的章程上是說,補助每一個學生導演4050萬,預計選出10人,但是結果有20位同學中選,最高得40萬,我自己得到25 最低到75。重點是我們報名每次都會在那些辦法中轉不出去,而且前面聽下來,錢是一個變化的因素,所以我們只能在劇本故事上再鑽研。所以可以請二位導演再就劇本上跟我們分享多一些過程?另外短片輔導金的報名時間都不太一樣 有沒有可能未來變成一個專職的機構? 

 

王:第一個問題關於故事,很難回答,因為我也還在學習。我的故事會來自自己與親朋好友,因為比較難想像別人的經驗。所以先掌握自己可以的 先有了自信心,再一直催眠自己,不輕易放棄。   

 

許:我是覺得每一個人都會有自己擅長的東西,把自己擅長東西放大。故事的話,建議找出自己擅長的類型,不要三心二意。

 

聞:王承洋電影故事是從自己經驗發揮,許富翔應該不是。不過針對第二個問題,短片輔導金時間是可以固定,現在是由電影資料館主辦,這個可以請電影資料館的人員回答一下。 

 

電資館人員:據我了解,大家仔細看短片輔導金規章,每一年都會根據評審建議和實際情況有一些修正,這與文建會狀況不同。此外,短片輔導金的報名規則及注意事項很多,主要為了防止有人不拍或投機取巧,以上種種原因造成徵件時間比較不固定,而評審甄選步驟也比較嚴謹繁複,但是每年徵件時間其實還是會在5-7月期間。

 

創作者介紹

第二屆交替影展

altern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柳元森
  • 真是太棒了,還幫我們整理好...感動

    真的很感謝
  • 你好,
    希望對大家都有幫助囉!!

    alternation 於 2009/10/08 16:28 回覆

  • TravelZoy
  • 感恩再感恩
    莫大助益~!!!!
    很有用的資訊喔~!!
  • 你好,不客氣喲!

    alternation 於 2009/10/08 16:52 回覆